首頁 > 文化 > 正文

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辛亥年的李準與張鳴岐


更新日期:2020-05-04 09:35:20來源:網絡點擊:669148
福建省委黨校,福建省建設執業資格注冊管理中心,福建省執業資格注冊管理中心,agree,ahci模式,ahk連發
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辛亥年的李準與張鳴岐

任廣西巡撫時的張鳴岐

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辛亥年的李準與張鳴岐

辛亥革命后的李準

1911年1月6日(農歷庚戌年臘月初六),廣東水師提督李準迎來了新到任的兩廣總督張鳴岐。

張鳴岐時年36歲,是清廷中的少壯派,作為封疆大吏,在當時全國的九大總督中,他最年輕。他早年中過舉人,戊戌年間成為岑春煊的幕僚,因善于謀劃,深得岑的賞識,追隨岑到陜西、四川、廣東等地任職,31歲時就擔任了廣西巡撫。他思想開明,力倡改革,在廣西推行“新政”,開礦、墾荒、建學堂、練新軍等多有建樹,一時在朝野頗有幾分薄名。

此時,李準已在廣東軍界經營多年,對清廷,他是有功之臣。從1903年起,他治理了多起匪患,平息了各種民變(包括革命黨人起義),為此他先是組建了廣東幾條內河的水警部隊,繼而建立各路防營,訓練新軍,特別是1905年統領廣東水師以后,可謂水路各軍都掌握在他一人之手,位高權重,成為廣東地方最重要的實力派人物。

這兩人都是能臣。辛亥年,正值清廷大廈將傾,在歷史的轉折點上,他們都不乏審時度勢的能力,但兩人的個人性格和價值取向不同,這決定了廣東在辛亥革命中的結果。

張鳴岐要削李準的兵權

他們原本是舊交。1903年岑春煊署理兩廣總督時,張鳴岐是岑的智囊,任職“總文案”。那時李準總攬廣東的剿匪,免不了要和張打交道。1908年李準為了和英國人爭奪西江緝捕權,也曾與時任廣西巡撫的張鳴岐會商此事,兩人意見頗為一致。直到這次張鳴岐來廣州之前三個月,他到北京去謀劃自己的官職升遷,路過廣州時還住在李準的水師公所,受到熱情接待。

開始李準以為,他們兩人有如此交情,今后合作必將相得益彰。誰知張鳴岐甫一上任,所推行的改革,就是從削弱李準兵權下手。此前李準經歷過多任總督,他們大多不理軍務,放手讓李準獨掌大權。但張鳴岐不同,他要攬權。

先做試探,張鳴岐知道廣東政法學堂校監(今中山大學前身,校監即校長)夏同龢是李準的兒女親家,便請夏來詢問,“今后將總督、提督權限劃清,可否?”

李準明白其意,便說:“總督欲收回何權,明示后無不照辦?!?/p>

于是李準親自創建的水警部隊和省城偵緝隊統統被調撥給他人指揮,李準的親兵營和新軍營被趕出廣州城外駐扎。從此,軍隊將領任命之權歸總督所有,連一艘小輪的管帶(艦長),水師提督也不能過問。

這些舉措,視作軍政分開的改革也無可厚非,本來一個海軍將領,不該對地方上特別是省城的事務干涉太多。但明眼人可以看出,張鳴岐的做法分明已然透露出對李準的猜疑和提防。

孚琦之死

李準似不甚介意。他索性搬離廣州,到虎門衙署辦公和居住。正所謂“得消閑時且消閑”,他開始研習書法,臨碑帖,“每日必作小篆數百字,臨石鼓及大篆又若干字,日以為?!?,頗感心安理得。

然而辛亥年是多事之年。革命黨人謀劃暴動、起義和暗殺的活動可謂緊鑼密鼓。因為此前的幾次暴動和起義都被鎮壓,所以黨人決定先殺罪魁,而后舉義。當時廣東的當權者除張鳴岐和李準之外,還有廣州將軍孚琦。黨人分析,張鳴岐狡詐而無實力,孚琦庸碌無能,最為兇險頑固的是李準,所以要行刺,必先殺李準。

4月8日(農歷辛亥年三月初十),機會來了。革命黨人溫生才聞知外國人要在燕塘舉行航空表演,廣州城內的達官貴人定然傾城往觀,于是表演結束后在官人們的歸途上設伏。日暮時分,見眾多軍士前呼后擁護衛著一乘轎子喝道而來,氣焰極盛,便認定是李準。行至眼前,溫生才猛然殺出,從正面對轎連開數槍。旋即溫生才被逮捕,而轎中人孚琦當場斃命。李準躲過一劫,原因是他被告知有盜犯要審,乘船于前一晚先行離開。

孚琦死后,張鳴岐暫兼廣州將軍,更為志得意滿。此事尚未讓他意識到面臨的風險。但李準卻警覺起來,他覺得革命黨人還會有新動作,提醒張鳴岐戒備。但張不以為意。

黃花崗起義中的李準

然而革命黨舉行起義的風聲越來越緊。李準在新軍中派有密探,已確切獲知黨人將在農歷四月一日起義。向張鳴岐出示證據后,張才決定從廣州附近的觀音山、天字碼頭、龍王廟等處調兵回防。

起義提前了兩天,在農歷三月二十九日(公歷4月27日)舉行。因為倉促修改起事計劃,原定兵分兩路攻打總督府和提督府,便成了合并一路猛攻總督府。這是一個致命的錯誤,使得李準的士兵可以輕松馳援總督府。

戰斗中,因衛隊不敵,總督府很快被攻破,黨人逐室搜捕張鳴岐,張慌忙從二樓拋出繩索,沿繩索滑下,落荒而逃。路上遇到李準派去救駕的水師將領吳宗禹,便被接到水師公所與李準會合。此時他被嚇得魂不附體,連連央求李準救救他的家眷。李準隨即派人殺入總督府救出張鳴岐的老父、夫人和其他眷屬。張鳴岐擔心仍有危險,一再要求搬到李準的軍艦上住宿。但李準不以為然,認為“如我輩棄城上船,則城必不保,我在則城存,與城共存亡,必不可棄城而上船”。張鳴岐仍憂心眷屬,李準便差人將其眷屬送到黃埔保護起來,而留張鳴岐住在水師公所,他騰出自己夫人的臥室給張鳴岐使用。

兩天以后,起義被徹底鎮壓,一百多位革命黨人被殺害。這些烈士后來有72人被埋葬在黃花崗,所以這次起義史稱“黃花崗起義”。其實,有相當多的烈士并非死于兩軍交戰中,而是被俘后被槍決。下令人自然是張鳴岐。張對被俘的革命黨人絕不手軟,而李準則懷悲憫之心。許多史料都證實,李準和張鳴岐會審被俘的林覺民,林慷慨陳詞,毫無懼色,大義凜然地寫下《與妻書》,李準見此主張“為國留才”,而張鳴岐執意要殺,此時他并沒有想到要給自己留后路。

張鳴岐對李準疑懼更甚

此后張鳴岐和李準的關系又有變化。這一次,李準對他有救命之恩,他奏請朝廷褒獎有功人員。李準被“賞穿黃馬褂”,吳宗禹獲得“振勇巴圖魯”名號。其他尚有多人獲封賞。這樣看來,他對李準似乎感恩戴德,李準也以為,從此兩人可以消除歧見,同心合力,以謀國事。然而李準沒想到,張鳴岐在內心里對他的疑懼更甚一層。原因主要是黃花崗起義那天發生的一切,使張不僅痛感自己手下無人,而且更覺李準不能為己所用。因為“張鳴岐只身走匿李準處,李頗挾功凌之,張不能堪”(《胡漢民自傳》),所以想到要把身邊的將領換成自己的心腹。

他立即奏請朝廷,令廣西提督龍濟光率新軍2000人到廣州做他的衛隊。又電請海軍部調司長劉冠雄到廣州,任廣東水師營務處總辦。然后知會李準,今后凡調遣指揮水師兵艦,都需要李準、劉冠雄和張鳴岐三人同時發令,“本部堂和貴提督均無直接指揮之權”。于此心機用盡,奪權意圖明顯,擺明要把李準變成傀儡。

李準也不爭執,一切聽之任之。他甚至覺得這樣對他也有好處??偠綂Z軍權,正好讓他回避了“清鄉”的責任,從此有關革命黨人暴動之類的事,他一概不問。他顯然不想再與黨人進一步結怨。

李準萌生退意

但是革命黨人在黃花崗起義之后,進一步將暗殺目標鎖定李準。農歷閏六月十九日(公歷8月13日),李準外出公干,回程路經廣州雙門底一條繁華街道,忽有炸彈爆炸于轎前,騰起的氣浪將李準推出三米之外。他迅速起身,掏槍還擊,沖到街邊,登上屋頂,和衛隊一起拼死抵抗,將行刺的革命黨人擊退。定神查看,發現自己腰部被炸開兩寸長一寸寬的孔洞,雖立即用士兵的綁腿布纏繞,仍血流不止。此外手腕也中了槍彈。

回到寓所,美國醫生達保羅為其手術療傷,張鳴岐帶領一眾官員趕來探視,見此情景,張鳴岐眉頭緊蹙,幾欲落淚。

這次事件,李準和張鳴岐都受到驚嚇。不過兩人的反應截然不同。李準自知與黨人為敵,遲早要遭報復,便萌生退出江湖之意。而張鳴岐在李準養傷期間,順理成章地接管了李準的一切軍務,正巧利用這個機會排擠李準的勢力。李準在此時本應是請病假,但他決然奏請開缺(離職休養),朝廷不準開缺,只賞假一個月,期滿后他再次奏請開缺,朝廷再賞假,又是一個月。如是者四次,最后還是賞假半個月、十天。說明李準是真的不想再干,但朝廷執意挽留他。

張鳴岐與革命黨人暗通款曲

此時,張鳴岐顯然更多盤算。鎮壓了黃花崗起義之后,他和李準曾經收到北美洪門總會的討伐檄文,告訴他們“一旦革命功成,必誅滅爾二人之九族,以為今日之報復”,但檄文中也談到革命黨“不忍不教而誅,特開爾等自新之路,限于接到此檄之日三閱月內,率爾部下反正,為國民軍之先驅,掃除胡虜,光復中華,以為抵罪”。于是他開始積極和革命黨接觸。他請來幾位革命黨人做幕賓,其中包括深得孫中山信任的陳景華,這些革命黨人一方面勸說他起義反正,另一方面又利用他的身份,向清廷爭取釋放因刺殺攝政王載灃而被捕的汪精衛。張鳴岐果真派人送給獄中的汪精衛數千銀元。

張鳴岐與革命黨人暗通款曲,最初李準全不知情。及至聽說“張督不準再打革命黨,各鄉民軍四起,亦不許打,違者以軍法從事”,他才有所察覺。后來他部下水路將領紛紛來告,說黨人要張鳴岐反正,以殺李準和吳宗禹為條件,提醒他要當心。但他自認為有德于張,張必不致絕情,仍不以為意。

鴻門宴后,李準立意反正

武昌起義之后,全國有多個省份相繼響應,宣告獨立。廣東何去何從,張鳴岐頗費考量。此時李準傷病未愈,還在療養,九月初二(公歷10月23日)張鳴岐突然電召李準到廣州,說是有要事相商。眾部下極力勸阻,認為李準此去兇多吉少,但他想到張鳴岐在他受傷后探視時的悲痛之態,覺得張不會下毒手。部將吳宗禹決定親自帶人前往護衛。于是李準手握雙槍,衛隊20人皆荷槍實彈同往。在總督府見到張鳴岐,問有何事,原來是與各司、道官員一起吃飯。席間,見張“無一語言及正事”,卻“每每彷徨左右環顧”,令李準頗為警惕。從當時情景氣氛,他確信張鳴岐“實有不利于余之預備”(事后多年,李準從張鳴岐一親信處得到確證,當天就是一場“鴻門宴”,只是張鳴岐的刀斧手們見李準的衛隊在大堂嚴陣以待,未敢下手)。

這件事使李準猛醒。他意識到如果張鳴岐投向革命黨,便可取得黨人諒解,而之前鎮壓黨人起義的罪責定會由他一人承擔,甚至張鳴岐會殺他以向革命黨邀功。他原先只想潔身引退,而現在看來,是沒有退路可走。緊接著,就在兩天以后的九月初四(公歷10月25日),朝廷新任命的廣州將軍鳳山剛剛抵達天字碼頭,就被革命黨人李沛基用炸彈炸死,尸首不全。張鳴岐在驚懼之中急忙謀劃接受黨人要求,宣布廣東獨立。也就是在同一天,李準開始主動與革命黨人聯系。

其實李準是深明大義的。他早已看清形勢:“武漢起義,準默察天心,俯窺人事,知民心思漢,大勢所趨……于是應乎天而順乎人,立意反正廣東,藉消兵禍?!鼻耙浑A段他只是“因囿于職守,莫由與黨人通誠”而已?,F在形勢越加緊迫,他不能再有什么顧忌了。

當時革命黨的領導人在香港,同盟會南方支部由胡漢民負責。李準有一個幕僚名叫謝質我,與黨人謝良牧是本家,于是李準請謝質我帶口信向革命黨人溝通投誠意向。當時黨人正在與張鳴岐密切商談廣東獨立之事,所以并沒有及時回應李準的訴求。但李準第一時間將自己也要“輸誠革命”的意向告知張鳴岐,以示對張仁至義盡。然而“張竟不諒,忌準(李準)益甚”(李準:《光復廣東始末記》),原因大概是張鳴岐還想獨立后繼續掌權,所以在如何迎接革命黨的問題上與李準想法不一。

革命黨人放棄張鳴岐

九月初八(公歷10月29日),應革命黨人和咨議局的要求,張鳴岐宣布廣東獨立。當天省府各機關通懸白旗,爆竹之聲徹夜不止。但第二天一早,民眾歡慶的熱潮未過,張鳴岐又下令拔掉白旗,取消獨立,原來是他接到漢口的電報,得知清軍對革命軍進行猛烈反撲,已經奪回了漢口大智門一帶,勝利在望,同時清廷來電要求他維持廣東的社會秩序。張鳴岐又慌忙把寶押在清軍一邊,想繼續做清廷的忠臣。

這種騎墻觀望、首鼠兩端的態度,使革命黨對張鳴岐深感失望,將他出爾反爾的“獨立”稱為假獨立。于是從九月十三日(公歷11月3日)開始,以胡漢民為首的革命黨人轉而與李準商談起義。這一天,黨人謝良牧和陳炯明致信謝質我,通過他向李準曉以利害。信中講到武昌新軍起義內情,說原本大家擁戴新軍統領、湖北提督張彪為起義軍領袖,但張彪愚頑,不肯接受,反而拼死與起義軍對抗,后來是他手下的協統黎元洪響應革命,建立不朽功勛,而張彪因此身敗名裂。他們告訴李準,如果率軍反正起義,“某提(指提督李準)之名位,當不在黎元洪之下,前茲與黨人之惡感,亦煥然冰釋。其道至正,其勢至順,某提何惑而不出此耶?”(《謝良牧和陳炯明致謝質我書》,見《辛亥革命稀見文獻匯編》第44卷第18頁)信中的比附非常貼切,彼時張彪與黎元洪的關系,正是現時張鳴岐與李準關系的寫照。這無疑堅定了李準反正的決心,他當即決定派出自己的弟弟李濤作為代表直接到香港與革命黨人談判。

李準派代表與革命黨人談判

此時李準尚有一些疑慮:一是謝良牧和陳炯明的信中要求他“以兵據省城,殺張鳴岐、龍濟光、江孔殷、李世桂等以謝粵人”,作為投誠條件,但他不想動刀戈,弄得血雨腥風。何況張鳴岐在“鴻門宴”上并沒有傷害他,他也不愿對張不義。二是他需要革命黨人承諾,一旦起義反正,則黨人需保證起義軍官兵及家屬人身和財產安全。三是他不知革命軍將以什么方式進入廣州,他強調自己是“欲為保全粵省地方人民生命財產起見,愿率部下水陸各軍全行反正以救國民,如國民軍定期以文明舉動來省,當率部歡迎?!保ā丁凹s書”第二次交謝質我賚交港機關部》,見《辛亥革命稀見文獻匯編》第44卷第25頁)這里強調“文明舉動”的意思,就是要和平光復,不動槍炮。凡此諸項,都需要和黨人溝通議定,為此李濤作為他的代表,5天內在省港之間往返三次。

與此同時,李準做了兩件事,一是派人勸說張鳴岐的親信、廣東陸路提督龍濟光與他共同反正,為的是避免“一起兵禍,殃及生靈”,因為說辭“動以至誠”而獲得龍的首肯;二是請水師營務處劉冠雄對張鳴岐陳明利害,說自己已決意反正,請張鳴岐不要患得患失,貪戀虛榮。但“張仍猶豫,欲窺各省成敗,不肯早決”。

九月十七日(公歷11月7日)是關鍵的一天。早上龍子誠會同各司、道官員來電邀請李準從虎門到廣州共商大計。當時有傳言“京陷帝崩”,人心惶惶,一時眾人莫知所措。幾位司、道官員問計于李準。李準請大家向張鳴岐進言,以“及早定局”為宜。接著張鳴岐來電話與他商談,他仍以“或戰、或和,即刻定局,以免地方糜爛”作答。當然這只是在他沒有得到革命黨人答復之前的一個說辭,事實上他已經不可能與革命黨人開戰了。

同一天,胡漢民來函,確認接受李準率軍起義的條件。即李準只要交出軍隊和武器,“即為國民軍之友”。他解釋說,過去對李準不能完全信任,所以要求他“必取某都某某為斷”(指殺張鳴岐等人),但現在既然李準肯于交出軍隊和武器,這就是同情革命的實證,革命黨人又“何必深求”?(《胡漢民來書》,同上書)于是雙方約定,十九日(公歷11月9日)廣東水路各軍一同反正。李準立即差人定制國民軍軍旗70面。

張鳴岐走避香港

然而張鳴岐那邊也有新動作。他聽了“帝崩”的傳言便坐不住了。十八日,咨議局要求廣東獨立,他再一次表示接受,將擇期宣布。于是咨議局里一群紳士推舉他擔任獨立后的廣東都督,龍子誠為副都督。派人連夜為他們趕制關防大印。

可是當晚,張鳴岐收到了香港革命黨人一封恫嚇的電報,告訴他黨人將會扣留他進行審判。他自然懼怕之極。不過,他認為自己仍然手握重兵,尚可抵抗,所以還在做得失的權衡。但這時李準打電話,對他做最后通牒,令他絕望。李準告訴他自己已經投誠革命,現在四江的軍艦都已經集中到省城附近,炮口直指廣州。是否歸降革命黨,請他好自為之。張鳴岐連忙電召龍濟光,急問:“你能撲滅李準否?”龍答:“不能”。他沒有想到自己這位心腹愛將,已被李準爭取到革命黨人一方。(《胡漢民自傳》,p49)張鳴岐無奈之下,只有逃跑。他連夜隨英國領事潛逃至沙面,然后乘英國兵艦前往香港。夜半時分,一群司、道官員聞訊,前來請求李準派船,李準則滿足要求,也將他們送往香港。

當晚,李準擬一電文,請李濤轉告胡漢民,“張及各司道均逃匿”,“已囑龍(濟光)維持城內秩序”,“軍民均極悅服安謐”,“所部已剪發,請機關部迅派人來省接洽”。

胡漢民就任大都督

十九日一早,咨議局派人送大都督印到總督府,才發現張鳴岐人去樓空,再送副都督印給龍濟光,龍不敢收,只是暗自落淚。

同時,李準令虎門到廣州沿海各炮臺和水師的軍艦一律升起國民軍軍旗。歡迎革命黨人和民軍入城。咨議局又要開會,推選都督。有人冀望李準出山主持大計,但他以傷病未愈為理由婉辭。而后他建議重新推舉,被選舉人以革命黨人為限。于是胡漢民被選為大都督,陳景華當選警察局長。胡漢民當夜到廣州就職,以李準的水師公所作為都督住所。

從此,廣東宣告脫離清廷,由革命黨人接管,孫中山的同盟會堂而皇之地建立政權。且不說都督胡漢民是同盟會南方支部長,就是各部、司長官以及后來成立的臨時省議會,其成員也大多是同盟會員。而舊官僚在新政權中較少任職,他們的殘留勢力較弱,難以發生影響。這是廣東在辛亥革命后的一大特點,與其他各省明顯不同。

李準決意退出江湖

這當然與李準和張鳴岐在辛亥年的作為以及他們的個人選擇有關。

先說李準。他原本有機會像黎元洪一樣搖身一變成為民國重臣。光復的當天,廣東咨議局就有人曾經舉薦過他,但他無此興趣。光復之初,他在省城維持社會秩序,其才干也極受胡漢民的欣賞,胡一再要求他留下擔任助理都督,但他仍然掛冠而去,主動告別官場。史學界研究者大多認為,這是因為李準擔心革命黨要找他報黃花崗的一箭之仇而退隱避禍,這當然不無道理,但其實也是他性格使然。他有一種清高,一身傲骨,早在張鳴岐向他奪權時,他便想要甩手不干,“已視此官為敝屣,決不與此輩為伍”(《李準年譜》,p108)。及至革命后,他眼見黨人依靠的民軍乃是一批烏合之眾,弄得百姓怨聲載道。于是深感如此“革命”與自己想象的相去太遠,甚至發出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感嘆(《李準年譜》,第113頁)。于是在宣布率軍起義半個月后(十月初三),不顧胡漢民等再三挽留勸阻,毅然乘船到香港,決意退出江湖。須知此時他剛剛40歲,正值年富力強之時。后來雖然袁世凱請他出來做過一些閑職,但他因厭倦軍界和政壇,無意再戰江湖,索性躲到天津去做寓公。他別無所求,只求“自謂無負國民矣”,可以算是比較典型的功成身退。

說到他在辛亥廣東革命中的作用,革命黨領袖黃興曾說:“粵省光復,(李)準樹偉功。從前公仇,一概消釋”。意思是李準此舉將功補過,且功大于過。而胡漢民曾專門撰文表彰李準功績,開篇第一句話即是:“粵東省城九月反正,以李(準)直繩君之功為最,粵中同志多知之?!边@些評價表明李準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也是人生的緊要關頭,選擇了正確的道路。之所以有這樣的選擇,可以說他頭腦清醒,能夠認清形勢,懂得順應潮流,但根本上說,恐怕還要歸因于他淡泊名利的人生態度。

張鳴岐后淪落為漢奸

再說張鳴岐,和李準相反,他被歷史潮流無情拋棄,原因在于名利之心太重。他一向善于鉆營,全無底線?;叵胨荒昵矮@得兩廣總督之職,便是向慶親王奕劻行賄的結果。如果說在當時腐敗的官場,行賄并不算出格之舉,但此事對張鳴岐來說,卻是不可寬恕的劣跡。因為十幾年來一路提拔、舉薦他的恩公岑春煊此時已被撤職在上海賦閑,對他無用了,他便去北京投靠慶親王,須知慶親王正是岑春煊的死敵,岑遭免職,原是慶親王設計陷害。張鳴岐對岑春煊的背叛令人齒冷。

這一次,歷史其實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革命來臨,十字路口的人面臨同樣選擇,作為總督,他甚至比李準更有優先選擇權。然而他機關算盡,聰明反被聰明誤,不僅丟掉了自己立功的機會,而且幾乎是用趕盡殺絕的方式逼迫李準走出正確的一步,又是何其愚鈍乃爾!乍看起來,張鳴岐是以一念之差,錯失良機,可謂一失足成千古恨,但實際上,這是一個利欲熏心的人在當時情景下的必然選擇。他注定會在歷史上充當這樣的角色。

張鳴岐出逃香港以后,仍擔心自身安全,一度遠避日本。但他不甘寂寞,袁世凱當政,他回國追隨袁,曾上表勸進,鼓吹復辟帝制。當然,作為前清舊官僚,留戀舊制度,也不奇怪,清末九大總督里,也有其他人擁護袁世凱稱帝,或支持張勛復辟。但張鳴岐后來又淪為漢奸,卻是九大總督中唯一一人,可謂無恥之尤。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后,他便開始與日本特務暗中勾結??谷諔馉幦姹l后,他又加入漢奸組織偽華北政務委員會。直到1945年日軍瀕于戰敗之際,他還參與發起所謂“乙酉法會”,祈禱“大東亞戰爭必勝”,不僅可鄙,而且為人恥笑。日本投降后,他在國人一片罵聲中死去。

綜觀張鳴岐辛亥以來的諸多表現,他顯示了一種投機型人格。對他來說,“性格決定命運”,信然。

李昕


相關:

凱迪拉克發布聲明:拼多多“五五折”購車活動可放心購買5月3日早間,凱迪拉克通過官網發布就近日引發熱議的拼多多“五五折購車”大型活動的官方聲明,稱拼多多在“五五購物節”期間,聯合凱迪拉克授權經銷商百聯集團,由拼多多平臺直補消費者高額補貼,推出凱迪拉克XT5“五五折”優惠搶購活動,上海地區消費者可放心購買和使用。截至發稿時,拼多多官方并未就此次事件作出回應。4月29日,有消息稱一位凱迪拉克市場營銷部人士通過朋友圈表示,“拼多多低價賣車活動是翻新車、假貨”。該消息出現后,迅速經由部分新媒體、自媒體等渠道形成廣泛傳播,引發部分消費者疑慮。5月3日早間,針對愈演愈烈的“假車”傳聞,凱迪拉克官方正..

隊內對抗賽兩人出戰成疑,曹赟定想要多進李帥幾個5月1日下午,申花通過桌上足球的形式對藍白爭霸賽進行了分組,其中藍隊由毛毅軍出任主教練,李帥擔任第一隊長;白隊由李誠銘出任主教練,曹赟定擔任第一隊長。今天下午,兩隊主帥和隊長在康橋基地發布廳參加了賽前發布會。毛毅軍:自從抽完簽分完組之后,這兩天的訓練,隊員們的積極性非常高,也非常重視,這兩天也做了充分的磨合,也非常熟悉對手。我們還做了充分的部署,比如怎么發揮自己的優點,利用對手的缺點。唯一的變化是沙拉維有一點小傷病,前天訓練的時候小腿肌肉有點不適,目前正在積極地康復,明天能不能出場還要等隊醫的確認。明天確定不能出場的是高迪,他..

三歲1米1、九歲接近1米7!姚明的“小巨人”女兒身高成長史五一大假前,姚明在4月30日“錯峰”帶著9歲多的女兒姚沁蕾一起在北京頤和園游玩。姚明和女兒全程佩戴口罩,防范意識非常到位,但是卻因為父女二人身高太矚目了,尤其是姚明,于是被游客立馬認出并拍照。姚明的女兒姚沁蕾今年才9歲,卻被網友目測已經有一米七了,一雙大長腿更是相當耀眼。姚明帶女兒游覽頤和園(圖據微博@北京人北京事兒)姚沁蕾身高引人關注,因為父親姚明身高2.26米,母親葉莉1.90米,兩人都是籃球運動員。因此,姚沁蕾比同齡人高出很多。其實姚明家確實有些身高DNA,他的父母也都是上海的知名籃球運動員,父親姚志源身高2.08米,母親方鳳娣身高1.88米。..

五一車消費5月2日,在“五月?向榮——新京報五一消費云聯播”京漢車消費直播中,新京報記者來到了北京僑福芳草地的特斯拉和極星門店,對這兩個品牌的客流復蘇情況進行了現場探尋。特斯拉店內客流是平常1.5倍,國產Model 3受關注進入特斯拉門店,新京報記者就明顯感覺到了店內的“熱鬧”和消費的“熱情”,其中國產版Model 3和Model X以及Model S等車型都有顧客在進行體驗試車。門店楊主管對記者介紹,“因為國產Model3標準續航版在5月1日時售價降至27萬元,所以在五一期間,店內客流有明顯的好轉和提升。今天的客流算是達到了周六的一個頂峰,如果按比例來說的話,應該是平常的..

單賽季獎金超1800萬美元,德約科維奇的紀錄誰能破?說到當今男子網壇大款中大款,那自然是“費納德”三巨頭了。職業生涯至今,這三位大神的比賽獎金總額都超過了1億美元,高居現役和退役球員前三名。而在這三位“億元先生”中,塞爾維亞球王德約科維奇更是以1.436億美元一騎絕塵,逼近1.5億美元大關。瑞士天王費德勒的1.299億美元和西班牙戰神納達爾的1.209億美元,距離德約科維奇都有2000萬美元左右的差距。當然,這只是比賽的獎金,不包括廣告代言費。如果算上商業收入,那費德勒已經是10億美元先生了。單從比賽獎金來看,德約科維奇無疑是男子網壇最厲害的“美元收割機”。從2003年進入職業網壇至今,他僅用了16年,就把..

相關熱詞搜索:福建省委黨校,福建省建設執業資格注冊管理中心,福建省執業資格注冊管理中心,agree,ahci模式,ahk連發

上一篇: 喬丹:拿我跟德雷克斯勒比,我感覺被冒犯
下一篇: 既生口罩 何生美妝

怎么在手机赚钱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四川地区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 河内五分彩后三直选计划 相关推荐: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22选走势图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今晚排列五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官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