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正文

被調侃“有個好爹”,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說破無毒


更新日期:2020-05-05 02:50:35來源:網絡點擊:1607373
英雄聯盟視頻,英雄聯盟轉區系統,英雄聯盟轉區,百威風暴電音節,百安居網上商城,百家樂怎么玩


被調侃“有個好爹”,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說破無毒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圖片網


小時候,郭麒麟收到父親郭德綱的朋友送的一盒巧克力,他興高采烈地和媽媽王惠(郭德綱第二任妻子,郭麒麟后媽)炫耀,“你看你的兒子多好,大伙兒都知道我可愛,給我巧克力?!眿寢尳逃?,“不是因為你可愛給的,是看在爸爸面子給的?!贝撕?,這句話像緊箍咒一樣,套在郭麒麟頭上。

每位“星二代”都面臨兩個困境:有時候得到的不是應得的,有時候得不到應得的。他們降生在常人不可企及的起跑線上,要是跑得慢了、摔倒了,也將承受超乎尋常的苛刻指摘。

說破無毒,“好自為之”

郭麒麟擁有郭德綱“同款”單眼皮和臥蠶,面部舒展,始終帶著笑意,一張沒有受過欺負的臉。采訪一開始他坐得拘謹,手搭膝蓋上,稍微有點內八,像個乖學生。

他坦誠自己退路很多,所以接戲時對本子比較挑,“人物必須說人話”,選綜藝則看團隊和嘉賓,“這嘉賓跟我好,導演跟我好,我覺得和他們工作特別開心,就OK。拍戲是我搞藝術,綜藝就是我們party?!?/p>

這種選擇和底氣,不是每個23歲的演員都能擁有。不過,也有他無法選擇的事情——郭德綱長子、德云社少班主,這兩個身份是光環,也是陰影,郭麒麟必須與之共生。

何潔和郭麒麟一起錄制綜藝《星廚駕到》時結識,兩人以姐弟相稱。她承認一開始接觸郭麒麟“會有一種有色眼鏡”,“大家都會覺得說,是不是‘富二代’可能會比較傲嬌,不好處什么的?!?/p>

但是一起工作下來,她顛覆了這種預設,“我特別震驚,他不像1996年的孩子。跟他錄節目會很舒服,他會很照顧你的情緒和感覺,通常會把主角的位置讓給你?!?/p>

師父于謙在給他的一封家書中說,他“出身世家,位立長兄,寵于叔伯,尊于兄弟,逢于盛況,繼于德云。天之驕子,好自為之”。字里行間,對他的寵愛與期待盡顯。

德云社中,高峰的相聲功底被公認為僅次于郭德綱和于謙。曾有記者問他,郭麒麟能否達到他的高度,他答:“如果大林(郭麒麟小名)不如我,別說你們,我都會生氣?!?/p>

質疑和期待是同時涌來的。郭麒麟參加父親主持的《歡樂喜劇人》第三季,獲得第一期第二名,被網友質疑是“最大黑幕”;參加演技競演類綜藝《我就是演員》險勝曹駿,節目組被批是“拼爹的誕生”。

還好,相聲舞臺給他提供了自我消解的渠道,他也樂于拿“星二代”身份開涮。

外界揣測他和岳云鵬“爭德云一哥”,他干脆和岳云鵬、孫越排了出《誰是一哥》,在作品中兩人比顏值、比學歷、比出身,將謠言攻破于笑聲之中。他與搭檔閻鶴翔的相聲演出中,常拿郭老師逗樂,又有觀眾詬病他“每次說相聲都提郭德綱”。實際上,父子哏是相聲慣有的倫理哏,郭德綱與郭麒麟的關系,讓相聲語境中對父與子的調侃有了現實對照,加在相聲里更辛辣有力。德云社的演出中,幾乎每組搭檔都會變著法兒調侃郭麒麟“有個好爹”。


被調侃“有個好爹”,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說破無毒

圖/《歡樂喜劇人》截圖


“好爹”郭德綱在公開場合從不掩飾對兒子的管束和扶持。郭麒麟初二退學說相聲,13歲拜師于謙,15歲攢底(壓軸演出),16歲在北京展覽館開專場。與其說是專場,更像是德云社的一次家長會,岳云鵬擔任主持人,郭德綱、于謙、高峰、欒云平等任助演嘉賓。

演出到中場,郭德綱,于謙一左一右站在郭麒麟身旁,嬉笑過幾輪,郭德綱袖口一抬,當著2000多位觀眾對兒子說教,“郭麒麟,你要努力。你要知道今天現場來這么多人并不是為了看你而來。單憑你自己一分都不值,你沒有任何資格站在這個舞臺上,這是大伙兒捧你,一定要記住這一點?!?/strong>

郭麒麟看上去并不感到意外和尷尬,在一旁頻頻點頭,連連應和,“對,這個應該的,我記著?!?/p>

少班主苦過也叛逆過

郭麒麟不是含著金湯勺出生的。

過去了十七年,他依然清晰記得,父親郭德綱帶他從天津打黑車去北京的那天。

來往京津的黑車按座位收費,為了省一個人頭的錢,郭德綱把郭麒麟抱在腿上,郭麒麟當時是個小胖墩,“兩個小時我就一直坐我爸腿上,下車我爸腿都木了?!惫梓牖貞浧饋?。

那年,郭麒麟六歲,父親一身抱負不得志,剛找到“對相聲已經就近乎絕望”的于謙做搭檔。郭麒麟隨爺爺奶奶在天津生活,爺倆一年見不了幾面。

來北京一趟不容易,郭麒麟想在父親面前表現表現,他站在板凳上,講了一個書上看來的單口相聲小段。抖完包袱,郭德綱面色沉下來,不言一語走開了。

后來才知道,“我爸當時是感慨,就覺得哎呀這孩子,你又干嘛趟這渾水?爸爸這還漂泊不定,還不知道未來怎么發展,你怎么也想干這個了?他在這個圈子里摸爬滾打這么多年了,吃了這么多苦,他自然是知道的,如果說他這些苦再讓我受一遍,估計他是不愿意的?!?/p>

父親北漂經年,受盡冷眼,隨后九轉功成,郭麒麟的生活隨之起伏,性格也隨之錘煉。

郭麒麟從小沒有零花錢,想買玩具從來不敢跟家里張嘴?!白詈笪乙呀涀龅轿也灰?。雖然很喜歡,雖然很想要,但我就不要了?!?/p>

后來,郭德綱事業有了起色,把郭麒麟接到北京上學。過于懂事的郭麒麟,終于能釋放點孩子的任性,“我就有點拿我爸撒狠那勁頭似的,我在天津不要的,我在北京都要。其實他那會兒日子過得也不容易,我媽疼我嘛,就帶我去商場買各種我想要的玩具?!?/p>

人情冷暖也隨著父親的名氣增大,折射在郭麒麟身上。老師對他的態度不太一樣了,有的老師會因為他爸爸是郭德綱對他好,也有老師會因為他爸爸是郭德綱而對他不好。

他練就了人情通達、刀槍不入的本領。進入演藝圈,面對成見和吹捧,他早看得明白,“人家對我什么態度,我就什么態度,您對我客氣,我得比您這加個更字對吧?您很尊敬我,那我更得尊敬您。如果別人捧我,我會比他說的話更肉麻的還他。遇見那個態度不好的,我也不慣著他?!?/p>


被調侃“有個好爹”,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說破無毒

圖/郭麒麟微博


退學說相聲是“孝順”

郭麒麟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說相聲的天賦。念學前班的時候,上課鈴響了,老師會讓他去講臺前說個笑話,把同學們的注意力集中過來,接下來好上課。他在家里找到一本單口相聲集錦書,每個段子看一遍張口就來,“那會覺得就很正常,我以為每個人都可以這樣?!?/p>

在他九歲左右,郭德綱和德云社終于“出圈”,演出在北京一票難求。曾經因為赤裸裸的窮困生活,不舍得兒子從事相聲行業的郭德綱,開始琢磨子承父業的事。但他不說破,只成天追著郭麒麟問,以后到底想做什么?郭麒麟今天說想當科學家,明天說想當廚師,一天一個樣,就不說想學相聲。

“我還能不明白我爸么,我爸老說知子莫若父,其實誰又不是呢?兒子又能猜不著爸爸怎么想的嗎?我也猜得著,我們倆就是心有靈犀。我單純就是叛逆,我就要好好學習!”他也是讀書的料,成績一直是全年級前幾名。

郭德綱沒辦法,只好和郭麒麟協議,那就好好學習吧,但是該背的要背,該練的要練,萬一日后干這一行呢。

平時上學沒有大塊時間練相聲,那就寒暑假補課。通常是師哥們先教,郭麒麟背會了找搭檔閻鶴祥練習,練好了再找師父點撥。郭德綱得空也教,但態度嚴厲許多,遇上同時教他和陶陽(郭德綱干兒子),郭德綱總評價他唱功不如陶陽,“一文錢不值”。

2007年2月16日,郭麒麟第一次登臺。那是郭德綱臨時布置的小節目,學的時候他一聽就會,但臨演出之前很緊張,在后臺見到個師兄就湊上去“來,咱倆練練”,拉著不同人對了十幾遍。

登臺的時候,他的腿一直在哆嗦,在臺上站好后故作鎮定地演,演著演著他觀察到觀眾反應很好。下臺后,他特意找來錄制的視頻回看,看不出當時在緊張。

他想來想去還是對相聲感興趣,但就是擰著一股叛逆不說。直到初二一場語文考試,郭麒麟做到第九道題突然不想繼續了,“啪”地把筆丟在桌上,趴著就睡覺。至此,說不說相聲這道題,他寫上了答案。

考完試、交卷,郭麒麟和老師說要退學。老師可惜他的好成績,一通勸說,實在沒轍了,讓他問家長。郭麒麟現在還會和家人回憶那通電話,那時他一點不忐忑,“媽,我不上了?!蓖趸莺芷届o,“好,我讓誰誰來接你?!?/p>

退學在這個家庭看來,是孝順的決定?!八麄儜撌侨玑屩刎?,哎呀孩子可算聽話了?!?/p>


被調侃“有個好爹”,德云社少班主郭麒麟:說破無毒

圖/受訪者供圖


“爸爸,我能吃這個嗎?”

郭麒麟說父親對他是“在傳統外殼下的新型教育”,小時候嚴加管教,成年之后就“放權”,吃虧也好,成長也好,大丈夫要做出選擇,接得住后果。

德云社重要演出,郭德綱都會“點”郭麒麟上臺鍛煉。學藝前四年,郭麒麟不免出現大小失誤,舞臺一度成為夢魘般的存在。他覺得觀眾是給他爸面子,所以耐心聽著,換別的演員早就讓觀眾給轟下去了。他形容那種能力匹配不上期待的感覺,猶如“鈍刀子殺人”,是“小的時候經歷的最難的事了”。

2012年,岳云鵬舉辦相聲專場,郭麒麟作為助演與閻鶴祥說了一段《陰陽五行》,段子傳統,在大場子演出效果不好,好多包袱沒響。

演出結束后,郭德綱大罵郭麒麟至半夜。郭麒麟發微博道歉,“希望大家原諒,學生定當加倍努力,回報觀眾?!惫戮V轉發并繼續訓斥,“天下說相聲的都能胡說,唯獨你不能!第一你是我兒子,第二你是德云社的……蠢子無知,糊涂至極?!?/strong>

郭德綱年輕時與生活短兵相接,吃了不少教訓,信奉要在家里把兒子的自尊磨碎了,他在外頭才會有強大的生存力和自尊。郭德綱對他立下規矩,有什么好吃的先讓著別人,有什么錯先罵他。直到現在,郭麒麟與父親吃飯,想吃什么菜還會恭敬地問一句,“爸爸,我能吃這個嗎?”

這種門風延續到工作中,郭麒麟站著聽別人說話時,會習慣前傾身體,稍微伸出脖子,略略低頭側耳,像個古代書生。伊一和他都是綜藝《食在囧途》的常駐嘉賓,她發現每次錄完節目郭麒麟都會向大家鞠躬致謝,“是很有相聲曲藝傳統禮儀的那種鞠躬方式”。

苦學幾年,郭麒麟發覺相聲是對人情世故的感悟,而德云社像象牙塔,保護了他隔絕了外界,他想去外面見見事兒。他拍電影、接綜藝,和朋友喝酒,忙著感受生活的煙火氣。

何潔和郭麒麟相熟后,邀請郭麒麟做客她主持的綜藝《無與倫比的發布會》。節目其中一個環節,兩個好朋友要演繹一對分手的情侶?!拔矣X得說嘻嘻笑笑表演一下就好了,結果他特別認真,認真得突然我自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我在臺上就慌了?!?/p>

表演時,郭麒麟根據現場布景加了臺詞,設計了感情層次,從假裝瀟灑到崩潰挽留到釋然祝福,他定定地站著,雙手耷拉垂在腿上,無助地像個孩子。

打小害怕鞭炮聲的郭麒麟,參與了戰爭題材電影《解放了》的拍攝。在一個爆破場面,郭麒麟不小心被崩出的石頭打到臉部,眼角到鼻梁劃出個4厘米的口子,他沒在社交媒體上提及,直到站臺于謙新片發布會,被發現臉上有疤,才在微博提了一句,“這個事兒驚動大家非我所愿,為此專發條微博解釋又太過矯情,留條評論,大伙兒看完了就散了吧……”

郭麒麟中和了父親和師父的性格,認真但是不爭,提著一口氣向前走。

如今,郭德綱對他的期望變得簡單:快樂就好。如果能盡快結婚生娃就更好了。對此,郭麒麟向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吐槽,“我爸現在草木皆兒媳,看誰都像兒媳婦?!?/p>

“有安排相親嗎?”

“被我制止了,他就跟我提過一嘴,‘誰誰誰人說還挺想跟你見個面’。不見,不?!?/p>

走出德云社這座象牙塔后,郭麒麟逐漸做出自己的決定,只不過不能改變的是,他姓郭。


相關:

留學生出門購物需要注意什么?鐘南山:戴口罩很重要!  今天(5月4日)是五四青年節,晚上8時,外交部和衛健委聯合邀請鐘南山院士為海外留學生答疑解惑。正在居家隔離的留學生們,偶爾需要外出購買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資,在這個過程中應該注意些什么?對此,鐘南山為留學生們作出了解答。   鐘南山:在家里或宿舍都很安全,但出去的時候,戴口罩非常重要。大家知道,我們平常戴的不是N95口罩,也不需要。普通的口罩不能防新冠病毒,因為病毒太小,會穿到口罩里。但病毒極少是在空氣中自由流動的,它們附著在一些東西上,最多的就是粘在飛沫上再傳染給別人。一般的口罩能夠預防飛沫,所以我們能夠預防大部分的病毒,戴..

鐘南山:“四早”是關鍵 可避免絕大多數的感染  北京時間5月4日20時,鐘南山院士做客央視新聞直播間,與海外留學生代表在線交流。鐘南山表示,對我們中國來說,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四早”,即早防護,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   他說“早防護”的意識實際上是自我防護,最關鍵的是自我防護,包括保持距離,戴口罩等等;早發現,有不舒服就去看??;早診斷;早隔離,這個實際上是中國跟其他國家最大的不同,我們一直到社區,所以我們叫社區的聯防聯控,最關鍵是這個,從各方面督促,互相提醒幫助。我們知道,這個病主要還是通過飛沫和接觸來感染,我們只要避免了這個,就能避免絕大多數的感染。 【編輯:..

狂風暴雪會加速病毒傳播嗎?鐘南山:不會  北京時間5月4日20時,鐘南山院士做客央視新聞直播間,與海外留學生代表在線交流。針對有留學生提出,狂風和暴雪是否對病毒傳播有加速作用問題,鐘南山表示,降雪或者狂風,不單不會加速而且會減速。   鐘南山說,病毒要附著在一些東西上來傳播的,最突出的就是通過飛沫,如降雪或者狂風,不單不會加速而且會減速。就是要有大風或者降雪,我想對病毒本身它的傳播,不會起到加速作用。   同時他表示下大雪了大家都在屋里,在屋里增加了傳播的可能性。而狂風絕對不會增加它的傳播,風大病毒很快就稀釋了,稀釋了以后在空氣里達不到一定濃度不會傳播。 【..

這些“90后”已成為處級干部,年齡最小的只有24歲原標題:“90后”官員們今天是五四青年節。近年來,“90后”年輕干部不斷涌現,為干部隊伍注入了生機活力,保持干部隊伍的戰斗力和旺盛的生命力,他們中有人已成為正處級干部。在2018年7月的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優秀年輕干部既要數量充足,又要質量優良。各地區各部門要著眼近期需求和長遠戰略需要,培養選拔一定數量規模的優秀年輕干部,其中女干部、少數民族干部、黨外干部都要有一定數量。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干部要放眼各條戰線、各個領域、各個行業,廣開進賢之路、廣納天下英才。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干部,要在質的提升上下大..

高三學生,復學后你們的課將這樣上課堂上不討論、不交流,多思考、多動筆;進餐時低頭不語勿拼桌,餐后垃圾分類放……5月4日上午,武漢育才美術高中高三(1)班師生開了一次主題為“我為復學提建議”的“云班會”,班主任吳俠在教室里與全班同學視頻連線,一起學習返校復課防疫安全事項,并共同討論制定了9條“防疫班規”。育才美高“云班會”制定“防疫班規” 長江日報記者鄧小龍攝5月6日,武漢高三年級學生將返校復課。4日,長江日報記者前往全市多所高中探訪發現,各校經過一段時間的消殺、防疫演練、制定復課防疫安全手冊、重新編制AB班、配備多種防疫物資,從各方面做好了復課復學準備,確保師生健康..

相關熱詞搜索:英雄聯盟視頻,英雄聯盟轉區系統,英雄聯盟轉區,百威風暴電音節,百安居網上商城,百家樂怎么玩

上一篇: 服用降壓藥,真的有依賴性嗎?
下一篇: 河北黃驊一教職工基因片段檢測為陽性,復核為陰性

怎么在手机赚钱 欢乐捉鸡麻将下载 白小姐4肖必选一肖 按月配资 福建休彩36选7走势图 四肖八码期期中特精选料 企业投资个人理财产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详情 神来棋牌游戏 四肖期期准一必三肖 股票投资收益怎么算